199小说 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199小说 > 其他 > 祖师爷宠妻法则 > 第1632章 他就是六玄令

祖师爷宠妻法则 第1632章 他就是六玄令

作者:潇玉简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0-06-30 15:10:27 来源:顶点中文

燕辞声音喑哑的道:“玲珑……”

凤天歌咬紧牙关,只能骗她,“她没事。”

“爹……”

凤天歌更紧的抱住了他,就像燕辞刚出生时,他将那么小的他,小心翼翼的呵护在怀里,他轻声安抚他,“爹也没事。”

燕辞和凤天歌的通天镜在战斗时已经损坏,他无法联系到慕紫苏和肖贤。而在这时,夏玲珑身上的通天镜亮了起来。

——是商枝的爹,夏侯逸。

是夏侯逸跑到唐门求援,唐煜和唐初一来到邙山,救出了凤天歌和燕辞。凤天歌气若游丝的扯着唐煜的袖子,说了三个字——闲鹤楼。

只要去了闲鹤楼,他们就安全了。

这是连紫禁宫也要遵守的江湖上的规矩,只要被允许进入闲鹤楼,沈七欢就可以保证你的平安。

黑暗像浓稠的墨般,一直延伸到没有尽头的远方。

渐渐地,燕辞的视线内出现了淡淡的光影,他看到十五岁的自己,执意离开了家,被魔气折磨,形似枯槁的父亲跪在地上痛苦的呕血,呼喊着他的名字。求他别走。

——“你是魔,你不配活在这世上,为什么死的人会是娘,而不是你。你是最该死的人!””

——“我不再是你的儿子,我永远不会原谅你。”

他一去万里,风雪十五载,再也没有回过头。

纵然燕辞依旧痛恨他是个魔修,可他还是心疼了,他跑到他身边,想要扶起他,而当他触碰到他的身体时,忽然化成了一片星芒飞散。

然后——

他看到自己变成了小时,趴在父亲的背上,漫天的星光照耀着回家的路。

他闻到了父亲长长的墨发上的味道,像暖阳下的松木,那么干净澄澈。

“小燕长大后,还是想去紫禁宫么?”

燕辞听到小时的自己说:“嗯。你不喜欢么。”

他的声音略带叹息,“是啊。”

“为何?”

凤天歌的语气有几分委屈,几分撒娇的意味,“紫禁宫那么远,爹想你都见不到你了。”

小燕辞不说话了。

“要不,你求求我?说舍不得爹爹啦,要爹陪你一起,我便考虑考虑。”

“才不。”

他一把给他从后背上薅下来,抱在怀里,宠溺的笑骂道:“哼,小白眼狼,真是白疼你了。”

燕辞看到他深邃漂亮的眉眼,那双碧绿色的夜眼在月华下美得动人心魄。

忽然间,耀眼的白光盛放开来,冲散了黑暗。

燕辞的睫毛微颤,缓缓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华美的殿阁,自己这是在哪儿?

他分明记得自己的双眼被护国天师剜去,怎会……

爹呢?他去哪了。

燕辞想去找他,他稍微一起身,便疼得他倒吸一口冷气,他咬紧牙关,踉踉跄跄的走向门口,这时,门‘砰’的被人从外面推开了,燕辞被撞倒在地。

不用想,这么莽撞,肯定是他老爹。

燕辞心头一喜,刚想说话,听到的却不是凤天歌的声音。而是夏侯逸,神色瞬间沉落了下来。

夏侯逸眼睛红红的,似乎刚哭过。

夏侯逸看到他倒在地上,急忙去扶,“抱歉,我……”

燕辞被夏侯逸扛到了床榻上,扶着他坐了下来。燕辞跪在夏侯逸面前,哽咽道:“我没能把商枝带回来……”

夏侯逸摇摇头,给他扶了起来,“这是无双精兵的宿命,也是她的决定。我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长官他让我好好看着你,这儿是闲鹤楼,你好生在此修养,然后为商枝报仇。”

燕辞怔了怔,“长官?您为何称我爹为长官?”

夏侯逸因商枝的死有些恍惚,完全忘了凤天歌如今的身份,和他让他保守的秘密。

夏侯逸自知自己说错话,便神色匆匆的要离开,“你休息吧,有事唤我。”

“前辈!”

燕辞死死的揪着他的衣袂,“求您告诉我,他到底是谁!他是否也曾是无双精兵!?——他去哪了,是去离恨天了么?”

凤天歌对紫禁宫和无双精兵的事情了如指掌,燕辞曾经怀疑过他过去的身份,可又马上否定了自己的这个念头。毕竟凤天歌是魔修——

夏侯逸双拳紧攥,想起凤天歌,他的眼眶攸忽红了,事到如今,他也不想再为他隐瞒了,因为——

“燕辞,我知道你一直恨他,恨他是个魔修。”他转过身,盯着他的眼睛“可如今他为你,已然一无所有,即便他欠你和你娘的,如今也都该还清了!他把他的眼睛取了下来,给了你……”

燕辞看着他的眼泪在眼眶中颤抖着落下,惊怔住了。

“你爹他不是魔修!从来不是!他是六玄令!!”

燕辞动了动嘴唇,却听不到自己说的话。

夏侯逸告诉了燕辞,六玄令是如何从一个英雄陨落为人人憎恶的魔修,当战争结束后,也就不需要英雄了。

凤天歌也许从一开始就预料到这个结果,他身为无双精兵创始人,他可以让手下的人去替他做。

可他没有。

众所皆知,凤天歌为人性度恢廓,从不记仇,可他却恨了紫禁宫大半辈子,化成心魔,一生背负着这个诅咒。

楚叙北做上三军都督的位置后,便偷偷将凤天歌和紫禁宫的生死书毁了。他暗中找到凤天歌,给了他一笔钱,可那又能怎样呢?日月坛的余孽找他复仇,紫禁宫无双精兵视他为敌,燕辞的母亲已经承受不住时刻面临死亡的煎熬,失心疯了。

燕辞离家后,凤天歌四处寻找那个玷污了他妻子之人,他曾经的义兄,要将他千刀万剐。那段时间,他和情报贩子白无情走得很近,常常去无情殿喝酒。

夏侯逸退出无双精兵后,偶尔也接一些大门大派的单子,去魔教做卧底。便见到了凤天歌。

他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幕。

无情殿中歌舞升平,魔修们喝得颠三倒四,笑声满堂。

凤天歌半卧在白无情的座椅上,披着宝石蓝的袍子,流水般倾泻在玉阶上,嘴里叼着烟杆,烟雾缭绕间,他长眸微眯,醉意疏朗,犹如高贵美丽的鸾鸟。

他忽地对坐在他脚下,玉阶上的白无情道:“你知道我是谁么。”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